安庆胡玉美发展史 

在古城安庆风貌独具一格的四牌楼明清古建筑群中,有幢雕梁画栋的商号牌楼,牌楼的门额上悬挂着一块饱经风雨沧桑的百年金匾“胡玉美”。它与老字号“全聚德“、“六必居”、“冠生园”并驾齐驱,产品名震遐尔,曾荣获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南洋劝业商品会、上海国货展览会等金、银奖章九枚。这块黑底金字老匾,闪现出徽商的身影,留下胡氏家族的足迹。

清康熙六十年(1721年),胡氏先人胡元彬由徽州休宁县演川来安庆落户经商,到1954年公私合营,在这233年间,家族已传十世,人口三百余人。除一部分族人住在安庆外,据了解大多分散在北京、上海、天津、武汉、台湾等地,还有40余人居住在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在200多年来的历史长河中,胡氏家族八代传人栉风沐雨,苦其心志,冲破封建势力的羁缚,在外国资本和官僚的挤压下求生存,在商战炮火中求发展,终于使“胡玉美”玉成其美,就连80年代初台湾学者编著的《中国现代化的区域研究》一书,也极力推举胡玉美酱园和赞赏胡氏家族的经营管理之道。这个大家族,以其营造出来的浓郁文化氛围,对老字号“胡玉美酱园”百年兴盛不衰,起到了关键性的促进作用。

                                创兴经过

清道光五年(1825年),胡元彬的孙子胡家书与曾孙胡兆祥(胡氏家族四世)在八都湖附近甘庄继承祖业经营小酱坊。所生产的酱干、酱油等酱货,在城北集贤门旁摆摊出售,胡兆祥自己挑着酱货担沿街叫卖。为扩大销售市场,他也常搭船到对江的大渡口、张家湾、八都湖一带的村庄做酱货生意。相识了制豆腐的甘家父母与女儿,甘家豆酱制作的原料,引起年轻的胡兆祥的注意,当时安庆城内制酱的作坊有三十多家,原料都是黄豆,没有一家用蚕豆制酱,胡兆祥多了个心眼,暗中将甘家蚕豆辣酱与黄豆酱做了比较,发现蚕豆酱色、香、味俱佳,具有独特的风味:色泽红润,芳香可口,味辣而甘美。虽同是酱,但黄豆酱与蚕豆酱无法相比,后者味道好多了,发现这一秘密,胡兆祥激动不已,他想将蚕豆酱制作的秘方和工艺悄悄学到手,大批量生产蚕豆辣酱,占领安庆市场。但甘家将制作蚕豆辣酱的祖传秘方视为生命,不肯传授。在胡兆祥的多次请求下,甘家老父亲见胡兆祥为人忠厚诚实,便提出苛刻条件,要招胡兆祥为上门女婿,成为一家人后,才能满足他求艺的要求传授制豆酱的祖传技法。

清道光十年(1830年),胡兆祥与岳父合资,在安庆北门外南庄岭合伙经营豆酱、酱油、酱菜及酱干等四种大路货,故店铺取名为“四美”酱园。以蚕豆为原料的豆酱开始打进安庆市场,由于安庆市民对蚕豆酱口味的认知有一个过程,在经营管理中两家产生了一些矛盾,影响店务,再加上在盈利分配问题上彼此产生的矛盾,最终胡兆祥与岳父合资经营四年后,双方拆资独自经营。

1838年,甘家便在大南门独资开办“甘玉美”;胡兆祥就在“甘玉美”斜对面的四牌楼街开设“胡玉美”酱园,这是“胡玉美”的名号第一次出现,名之由来已经渺不可寻,顺理推测,应该是以玉之难得志前人创业之艰辛,又寓之以“玉成其美”之意。同是“玉美”,两家酱园展开相互竞争,主持“胡玉美”店务的胡兆祥由儿子胡椿(胡云门)、胡杰(胡竹芗)辅佐。相比之下,胡兆祥以传统文化打造企业,应变能力强,除坚守诚信外,广交商界朋友,拓宽销售渠道。并在管理上采取家、店分开,让店员放手经营设立账房,将收入、支出笔笔入账,随时掌握盈亏情况,建立严格的经济管理制度,增加资金积累,规定家族的人不许干扰店务,不许乱支钱物或赊货出售,不许私自和他人另立门面。而甘家,仍坚守乡镇小作坊那套经营,边生产边销售,家店不分;又缺乏营销策略,抱着“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传统观念,不愿加大宣传。虽然“甘玉美”也有精良制酱工艺,生产出来的酱制品同样是质量上乘,但由于销售不畅,产量始终上不去。到后来,经营衰落,入不敷出,不得不关店停业,将剩余资产转让给“胡玉美”。而通过历史上第一次兼并与收购的“胡玉美”,则越做越大,酱园也初具规模,在安庆产生一定影响。

“胡玉美”鼻祖胡兆祥遵循徽商的遗训“商兴学,学护商”,重视智力投资,不惜代价把他们培养成经商人才。为使家族企业兴旺,以兴学定为发展之本,鼓励子女读书。家庭设蒙馆,请秀才为塾师,教子读孔孟的典籍,一面追求功名,一面护商。胡氏家族第五世胡椿(胡云门)、胡杰(胡竹芗)都进入省城官办的敬敷书院求读。清代安庆胡氏家族有2人中举,7人赴日本留学。胡竹芗除经商外,还广交硕儒高士,诗词书画样样精通。

    1906年,胡氏家族第六世胡远烈随中国实业考察团赴日本,曾被日本工商界邀请在“东京帝大”讲学,讲授中国传统文化对工商界的影响。他在考察期间留意东京及其它城市满街悬挂的商标广告,“仁丹”、“味之素”,以及“金刚石”、“狮子牌”牙粉等。从而,使胡远烈增强对商标的意识,认为要想扩大商品销售,必须设计商标,加以注册,使其受到商标法令、法律的保障,维护商家的信誉与权益。同时,通过商标广告的宣传,使家喻户晓,打造出中国的名牌。他将商标注册的事,交给侄儿胡氏家族第七世胡国铨(衡一)、胡国泽办理。胡国铨是美术专业毕业,精于绘画、设计。胡国泽曾受清朝重臣张之洞之召,被选派赴日本“东京帝大”学电机专业,毕业后在上海《新青年》杂志任过编辑。兄弟俩都具有较高的文化艺术素质但“胡玉美”产品,采用什么图案作为商标,赢得顾客的青睐?彼此大伤脑筋,他俩反复琢磨,仍难以动笔,只得向胡远烈请教。胡远烈似乎胸有成竹,进言用安庆振风塔全景作为商标注册图案。理由是:“安庆为船形,坐北朝南,得大别山余脉之灵气,面向长江,依托迎江振风塔之福,基于千家万户之础,似船的桅杆扬帆出航,一路乘风破浪,示意”胡玉美“产品漂洋过海,远渡重洋,大吉大利。”经胡远烈一点拨,胡国铨、胡国泽心里豁然开朗,俩人精心研究将振风塔、民居、麦穗有机结合,设计在商标图案上。为了得到胡氏家族成员共识,胡远烈召集家族各房代表在迎江寺茶楼议定,对原图案进行修改,最后定为“振风塔”牌,从而使安庆振风塔首次进入商标图案。后报请安庆知府、安徽巡抚主管工商部门批准,190711月报请清朝农商部核准注册登记。从此,“胡玉美”的瓦罐蚕豆辣酱的红色封口招牌纸,瓶装酱油的彩色瓶签,以及虾子豆腐乳的彩色包装纸,一律改为张贴“振风塔”牌商标。“振风塔”牌商标,背景采用几朵云彩点缀,以示振风塔的雄伟壮观;下方标有安庆“胡玉美”店号,寓意产品的珍贵,应努力攀登,不断进取。“胡玉美”的“振风塔”牌商标,随着安庆振风塔的名气与日俱增。几乎凡知道安庆振风塔的人,也都知道胡玉美酱园。商标是商业性的标志、记号;又是区别、识别商品的质量、规格与特征的重要依据。从1910年到1929年,胡玉美“振风塔”牌商标蚕豆辣酱先后参加南洋劝业会、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等赛会,荣获金、银奖章共九枚,使商品畅销国内外。商标又是“以诚取信,以义取利”的徽商精神的典范,“振风塔”牌终于名震天下。按书中所载老字号商标注册日期先后排列,“振风塔”牌商标,比中国名剪“张小泉”于清朝宣统元年(1909年)注册的“云海浴日”商标早2年;比江苏荣氏兄弟荣宗敬、荣德生开办的茂新面粉厂,1910年注册的“兵船”牌商标早3年;比上海“冠生园”注册的商标早17年;比镇江恒顺酱醋厂注册的“金山”牌商标早21年。

“胡玉美”非常重视产品商标及广告宣传,以安庆振风古塔作为自家的产品商标,为扩大其知名度,多次参与清迁劝业部在各地举办的展销会。1910年,其生产的振风古塔牌蚕豆辣酱和枸杞菊花酒在南京举办的商品劝业会上,与参展的420余种商品比示高低。经评委评议,最后由总审查长张謇终审,安庆“胡玉美”振风古塔牌蚕豆辣酱和枸杞菊花酒,分别获得“国光”、“日月”金奖、银奖,首次跻身于中国名牌国货之列。1915年由民国实业部举荐振风古塔牌蚕豆辣酱等产品,参加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国际巴拿马赛会。在激烈的竞争中,向美国名牌艾蒙胡椒酱提出了挑战。胡氏家族动员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在赛会附近拉起广告,摆摊设点,敲锣打鼓,向当地市民及参赛的各国代表宣传振风古塔牌蚕豆辣酱,与赛会评比遥相呼应。“胡玉美”终获这届国际巴拿马赛会大奖,也因此“胡玉美”跃上国际名牌的排行榜。

                                       发展岁月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清朝政府经历了资本主义列强的入侵,以及太平军、捻军的反抗,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此时,胡氏家族读书子孙,敏锐地发觉以徽文化打造的徽商,因循守旧,总抱着孔孟、朱熹的典籍不放,仅靠传统圣经、贤传,不求开拓进取,已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他们认识到徽州文化孕育了徽州商人,又是徽州文化扼杀了徽商。而此时的徽商,也渐渐由兴盛逐步走向衰落。胡氏子孙不得不重新思考“胡玉美”企业的前途与命运,而借助西方的企业管理制度,在“胡玉美”推行家族企业的股份制,这是他们与时俱进的大胆创新。

1900年,在家、店分开的基础下,胡氏家族两大房各推出代表一人,由胡兆祥的孙子胡远烈、胡远勋共同负责店务,而且分工明确。大房代表胡远烈,去过日本留学,因而专功近代企业管理专业,掌管“胡玉美”的生产管理;二房代表胡远勋曾担任安徽太平府训导,及安庆商会副总理,所以主管对外销售。为确保家族股份制正常运行,高薪聘请店员出身、三代都在“胡玉美”帮工的方遵训为大管事。方遵训为人耿直、公道,胡家一般成员都惧他三分。他在“胡玉美”担任大管事长达40年之久。其职责类似董事会聘用的总经理,专门负责店中日常事务,另设管账一人,加强经济核算,处理来往账目。百年来,胡家在“胡玉美”主政的人物,一般只有1人,最多不超过3人,多数管事与分店负责人都是外姓。胡远烈在用人上,宁可用有管理才能的店员、徒工,也决不随意聘用族人。并规定家族任何人不得向店中支钱或赊货,使家族股份制企业具有类似与法人的的性质。生产、管理、财务、经营、事物等分设的部门,既相互协作,又相互监督,使财务独立,不受家族长辈与权是支配。   

胡远烈为进一步提高“胡玉美”产品质量,增加花色品种,他亲赴日本考察酿造业,并三进四川,探求“天府辣酱”工艺,还从沿海引进种曲,改进蚕豆辣酱的配方。胡远烈还采用安庆名医金灌之的药方配制成周公百岁酒。此酒既有酒的醇香,又有健身功能,极为畅销。他还在东门外购地10余亩,辟为“玉美园”,种植玫瑰、菊花、葡萄等配制各种果汁酒,还批量生产“胡玉美”食品,创制的墨子酥、香糟鱼、酒醉螃蟹、油渍松菇等一批名特产品。

胡氏家族为企业发展,以文化先行,开始学习与研究西方的先进管理、科技、哲学与经济学。六世胡远浚是清代举人,在1905年执教于安徽高等学堂时,就从事研究老子、孔子哲学与黑格尔、马克思学术之比较,以及《资本论》。还有胡远惠、胡子穆等7人,于1907年前后赴日本留学,学习企业管理与生物学等学科。他们同陈独秀在1902年到1915年,曾四次去日本期间广泛接触,初步接触近代西方资产阶级的科学文化。

1928年胡远烈病逝后,由胡氏家族股东董事会公推胡子穆继任“胡玉美”总经理。民国十八年(1929年),胡玉美家族企业,由从东京高师生物系毕业的胡子穆,与大房胡国荣共同掌管。家族股东会公推胡子穆为总经理,实质就是家族股份企业,向股份有限公司转化。胡子穆毕业于日本东京高师博物系,1917年回国,曾在武昌高师、安徽大学任生物学教授。他一到“胡玉美”上任,就与大管事方遵训、技师代美章、王华山磋商振兴企业的良策。他们采用先进的科学技术努力提高产品档次,在酱园设立化验室,用显微镜观察、分析蚕豆酱的配方成份,调整种曲、红曲的比例。他们还在配料中加入44O封缸酒,使蚕豆酱鲜味保持长久。

1930年,胡子穆扩大“胡玉美”的业务,以酱园为基础,兴建罐头厂、制冰厂、糖果面包厂、酒厂、水作厂等,形成食品工业拖拉斯。他还买下胡玉美酱园隔壁的金氏房屋,扩建麦陇香商店(后来成为安庆名店),除经营糕点、海味等高档南货外,又销售上海“冠生园”、“太康”等食品,并在二楼开设冷饮室及“武陵酒家”招揽生意。

几年后,胡玉美酱园就占领了安庆市场的大部份额。东门有“胡永源”,西门有“胡广源”、“胡永大”,南门有“和丰”,城中有“胡广美”、“玉美货栈”等支店8处,还在邻县建立代销点10余处。1935年,胡子穆在刚刚落成的南京中央商场一楼租赁门面开设分店。接着又在汉口新市场、上海等地开办支店及经销处。另外,还加强与南昌“沈开泰”、南京“蒋复祥”、武汉“欣利”等一些老店的业务交往。他还利用“胡玉美”的麦陇香分店同上海“冠生园”、“梅林”联合经商,沟通津、沪、宁、平、汉的商业渠道,形成纵横交错的网络。此时的“胡玉美”进入鼎盛时期,资本200多万元,成为全国较有影响的近代名族企业之一。

衰落过程

正当胡子穆着手将“胡玉美”发展为股份公司,购买轮船与汽车扩大酱园实力时,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入中华大地。1938612日,日军占领安庆,胡玉美酱园被洗劫一空,百年老店成为日军的洋行,酱场变成养马场,“胡玉美”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抗战胜利后,胡子穆同家族成员从四川江津避难归来。留守的安庆老店员,冒着生命危险,保住了分店“胡广源”和其它两个小酱坊,仅剩原酱29缸(正在发酵中的酱),蚕豆酱、蚕豆胚酱30缸。胡玉美酱园蛛网盘缠,一片凄凉。

1946年1月初,胡氏家族多方设法集资入股,在“胡玉美”废墟上重整家业。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又挑起内战,战火不绝,经济萧条,“胡玉美”只雇佣职工60多人,年产蚕豆辣酱仅55吨,资产折合约今天的人民币10万多元,入不敷出,酱园面临着山穷水尽的困境。

1949年4月初,安庆临近解放,城内物价一日三涨,金圆券如同废纸。对此,许多商事情关门停业,观望等待,囤积物资伺机抛售。然而,胡子穆坚持以诚、信为本,考虑到百姓的困苦,果断决定:“胡玉美”所属分店照常营业,按原价向市民出售各类酱制品,无论法币、金圆券一律照收不误,以解救百姓燃眉之急。当时国民党守军封锁城门,城内居民买不到蔬菜,一听“胡玉美”的消息,纷纷前来抢购酱菜,于是金圆券像雪片纷纷飞来。到423日安庆解放,“胡玉美”的酱货全部售光,收回法币、金圆券足够装满三大卡车。当时,军管会负责人称赞胡子穆的爱国敬业精神,并同意“胡玉美”将所收的券币到银行兑换人民币。胡子穆深为共产党的行为所感动,考虑到安庆刚解放,市场物资紧张,他将所收全部券币运往江边烧毁,以表拥护共产党领导之心意。

新生阶段

新中国成立后,安庆私营工商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陷入困境的“胡玉美”获得新生。

胡子穆代表“胡玉美”在安庆市总工会的领导下,签订了安庆市第一份私营劳动合同,主动改善劳资关系。在安庆市政府的支持和帮助下,“胡玉美”筹集资金,恢复和发展生产。1951年抗美援朝,志愿军需要大批食品罐头。“胡玉美”接到了批量订货,胡子穆抓住销售机遇,动员全体员工严把产品质量关,注意食品卫生,确保志愿军身体健康,以旺盛的精力打败美国侵略者。胡子穆与检验人员夜以继日在酱园里忙碌不停,检查罐头质量,确保每一盒罐头都符合质量标准。

由于“胡玉美”所承接的军需罐头按期按质交货,受到志愿军部队书面嘉奖。次年,“胡玉美”在安庆市工商联的积极扶持下,寻求产品内销出路。通过在江西省南昌召开的物资交流大会,恢复与外省的业务联络,使生产经营有了转机。经过三年复苏,“胡玉美”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逐步进入发展时期。1954年社会主义改造高潮掀起,“胡玉美”在安徽省率先实行公私合营,改称“公私合营胡玉美罐头食品公司”。1956年市内40多家私营酱园、商店合营后并入胡玉美公司,职工多达300多人。1967年胡玉美正式划归为国营,由此完成了家族企业到国营企业的转化。

50年代末,“胡玉美”大搞技术革新,使过去主要依靠手工操作开始向机械化生产迈进。首先,自制蚕豆剥壳机,实现了私营“胡玉美”几代传人梦寐以求的愿望。解放前,胡家经营的酱园,年年业务旺季都要雇佣几百名临时工,采用原始的“手掐嘴咬”剥除蚕豆壳。口中唾液严重影响食品卫生,且工效很低,每人每天最多也只能剥豆几十斤,胡家好几代人,为了降低成本,增加盈利,都盼望能用机器代替手工剥豆壳,但多次试制都未成功。决心最大的胡子穆,从1930年起,除了聘请国内著名技师研制剥壳机外,还将蚕豆样品寄往英、法等国,请外国专家帮助帮助试制此项设备。但研制出来的机器都不太理想,使用时豆壳无法清理干净,蚕豆破碎严重,原料损耗很大。公私合营后,解决了这个难题,生产工效大幅度提高。

60年代初期,胡玉美蚕豆酱年产已达1500吨,是解放前夕的年产量的30倍;酱油年产量1600吨。胡玉美公司在发展名牌产品蚕豆辣酱、酱油的同时,还扩大产品的生产种类,如糕点、糖果、蜜饯、荤素罐头、酒、饮料等100余种。产品保持地方特色,以配方优良、选实考究、制作精细、质地细腻等特点而闻名。“胡玉美”的蘑菇罐头曾获安徽省轻工业厅优质产品称号。

1961年,陈毅副总理来安庆视察工作,下榻马山宾馆。用餐时,服务人员在餐桌上添了一碟胡玉美蚕豆辣酱,陈毅品尝后,连声称好。

“文革”中,掀起一股“黄扫一切”的恶浪。一伙打、砸、抢的造反派,矛头指向百年金匾“胡玉美”。这伙人打着“兴无灭资”的幌子,扬言要砸掉“封、资、修”的招牌。“胡玉美”工人获悉后,自发地聚集在金匾的周围,同造反派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一位姓秦的老工人挺身而出,大声吆喝着“‘胡玉美’金匾在这里挂了100多年,历史上只有日本侵略者毁过它。难道你们也想做鬼子?!”工人们举起头拳头齐声喊道:“谁要砸‘胡玉美’的牌子,我们就要同谁算帐!”这伙造反派见工人们势不可挡,只得悄悄溜走。工人们喜笑颜开,放起鞭炮庆贺保牌胜利。19763月初,胡玉美罐头食品公司又划归轻工系统,“胡玉美”的产品又被列为国家定点出口产品,远销10多个国家和地区。

昌盛时期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胡玉美”积极贯彻“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实施名牌战略,大力扩大名牌产品的生产“胡玉美”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

1982年4月初,根据市政府大力发展地方传统工业的指示,“胡玉美”酿造酱品在城北黄土坑新建厂房,正式成立“胡玉美酿造厂”。厂区占地面积4.2万平方米,新增机械设备78,职工450多人,市区还设有7个门市部,固定资产600万元,成为我国调味品行业的骨干企业。自1982年以来,产值、利税年平均递增21%14%,全员劳动生产率、资金利税率、能源消耗等指标在全省同行业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胡玉美”产品走俏全国各地,并远销东南亚和欧洲、非洲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部分产品还被外交部列为使馆特供调味品,供应我国100多个驻外使馆(机构)。           

胡玉美公司还将胡玉美罐头厂的一个冷冻车间划出,成立胡玉美冷饮食品厂。从1983年起,由单一的冰棒产品发展到六大类80多种产品,仅糖果类就有44种,冷冻食品20余种,还添制一条速冻食品生产线,年产值达1000多万元。

“胡玉美”进一步发挥名牌优势,通过与外地协作、联合经营、代购经销等经营方式,不断扩大销售网络,提高产品的覆盖面。使百年老店焕发出青春活力。公司还主动与我国西部地区的甘肃、青海两省加强联系,利用当地蚕豆资源优势,以“胡玉美”名牌的信誉联营办厂。在甘肃省宁夏自治州成立“‘胡玉美’甘肃省分公司”。“胡玉美”与甘肃省这种联营方式曾受到原国务委员张劲夫的肯定与赞扬。

1990年,公司在安庆举行“胡玉美”创业160周年纪念大会。全国人大代表、我国著名内燃机专家、胡氏家族第七世后人胡国栋、安徽省工商联合会名誉主席、“胡玉美”第八世后人胡庆照,以及来自台湾的胡庆利等胡氏后裔与国内科技、工商界名人,省市各级领导共百余人出席盛会。朋友们相聚在一起,畅述“胡玉美”发展前景,商讨缔结企业与科技文化良缘。

1997年8月,胡玉美酿造厂响应政府号召进行第一次改制,由国营企业改为股份合作制公司,正式更名为“胡玉美酿造食品有限责任公司”。

2002年11月,“胡玉美”再次响应市政府号召,走国退民进之路,实施“双置换”,企业由股份合作制公司二次改制为有自然人参股的民营企业。

自二次改制以来,在人力资源配置、综合监控、技术进步、营销策略和环境优化等各个层面实现了全方位变革,在治厂方针、管理理念和管理模式等方面也实施了多项创举。

本着产品开发以市场为中心的原则,每年“胡玉美”技术人员通过走访市场,参加、参观各类型的专业性调味品展览会,定期召开由各部门人员参加的信息对接会等活动,捕捉新品设计的信息和灵感。十年来,“胡玉美”研究开发了豆瓣酱蒸煮工艺和系列酱二次灭菌降盐工艺,调整了酱油中焦糖色素的用量,开展了防腐剂减量试验和传统工艺的改进试验,相继对辣油椒酱、豆瓣酱、牛肉蚕豆酱等产品的风味进行了重新调配,并陆续独立研发出10多个新品,实现了产品的多样化和可观的经济效益,无论是品质控制还是新品开发,技术实力是核心。

为了赢得市场、开发产品、提高产品科技含量,“胡玉美”整合资源,利用自身优势,同多所全国著名高校开展技术合作。20054月,“胡玉美”成功实现与华南理工大学的校企合作,建立轻工与食品学院生产实验基地。20075月,“江南大学胡玉美酿造技术研发中心”正式挂牌成立。“胡玉美”还聘请多名专家教授为技术顾问,借助科研力量成功攻克了“抑制豆酱发酵过程中的白点生成”、“川味调味酱研制”等多道技术难关,为逐步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和解决实际技术问题的能力提供了强有力的智力支持。

2010年,“胡玉美”进行了11个产品的试制,其中完成中间性试验产品3个,正式投产两个新品,新品推介入市后,已初步为市场所接纳,成为“胡玉美”新的经济增长点。“新型风味食品的研制”项目被列为市级科技计划项目。2011年经过百余次试验,“胡玉美”又开发了两个新品,同时对辣油椒酱的风味进行了调整,既改善了口感又降低了成本。2012年,两个新品种得以研发,这些新品的出现为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产品竞争力。

近年来,“胡玉美”实现了从原料输送到成品输出全程采用半自动化控制,提高产能、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传统的瓦缸保温发酵房也被全不锈钢池保温发酵灭菌间所代替,彻底改变了原有工艺设备和保温效率低、卫生条件差、劳动强度大、能耗大等不利因素,提高了产品卫生质量和杀菌产能。引进的蚕豆色选机,改变了以往人工筛选的模式。此外,“胡玉美”重视环境保护工作,通过开挖两口井,并加装两套自动浮球装置,将污水回收至处理站,控制天然酱班污水排放;新建PET循环水池和破碎机房;给包装厂、辣油椒酱车间和蚕豆辣酱仓库屋顶铺设防水层等。

百年老字号品牌是企业在长期的经营活动中,通过几代人的辛勤耕耘逐步积累、培育和发展起来的一种商誉和无形资产。虽然百年“胡玉美”在部分生产设备上进行了升级改造,但关键生产环节上依旧采取传统的生产方法,力求使独特的制酱技艺不致失传。由于生产技艺独特,机理复杂,操作要求比较高,一些工序操作技艺仍靠师徒之间言传身教、代代相传。

为了使得胡玉美蚕豆酱传统技艺得以保护,2012年“胡玉美蚕豆辣酱制作技艺”成功申报了安庆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014年该项目又成功入选安徽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作为省级非遗项目,“胡玉美蚕豆辣酱制作技艺”将通过整理生产技艺资料,培养传承人才,建立研究中心、生产原料供应基地等措施得以传承和发展。

2013年,“胡玉美”进入了二次改制后的第二个十年,公司调整了新的发展思路,提出了新的发展目标:1、注重产品质量,保证市场竞争力;2、打击竞品及假冒伪劣产品,抢占市场;3、强化内部管理,夯实发展基础;4、找寻新的增长点,实现多元化发展四大方面,作为今后胡玉美发展的思路和大方向。目前公司把不断完善产品质量放在首要位置,广泛吸取消费者的建议,在产品口感上做足文章,力求达到“降盐增鲜增辣”的目标。

2014年,在经济不景气、调味品市场依然低迷的大环境下,我们不等不靠、励精图治、加速奔跑,公司全体员工在经营团队的带领下,保持高涨的工作激情,坚持稳中求进,群策群力,共同找方法、谋策略、解决困难,实现逆势上扬,用智慧和汗水交上了一张令人满意的答卷:公司全年实现工业总产值1.0571亿元,总产量12488吨,销售产值9880万元,利税1753万元,实现税收914万元。利润指标创有史以来最高纪录。

“胡玉美”将坚持以传统品牌为基础,在创新中求发展,以食品安全为核心,追求卓越。公司充分吸纳现代经营理念,立足于“科学化、精细化”管理模式,着力打造“创新型企业”,以开拓更为广阔的市场并引领调味品消费的新潮流。